快捷搜索:  

评论造假"种草经济"有坑 小红书真人(ren)试用可能都是(shi)托

原创 老周望野眼 老周望野眼 收录于合集#港乐 5 个 #黄家驹 1 个 #Beyond 1 个黄家驹
1962.6.10-1993.6.30
好(hao)像没什么媒体在纪念,倒是(shi)有位朋友早上提醒我(wo):八九十年代香港传奇乐队(dui)Beyond的(de)核心人(ren)物黄家驹六十岁生日。想想啊,真是(shi)流年似水。那些年,我(wo)们(men)是(shi)十几岁的(de)小孩子,黄家驹和Beyond是(shi)二十几岁的(de)大男孩。我(wo)们(men)在上海,省下仅有的(de)零用钱换些来路可疑、翻录过很多遍的(de)录音带,听几个香港年轻人(ren)愤怒和嘶吼——用我(wo)们(men)听不太懂的(de)语言……直到有一天,那支乐队(dui)的(de)灵魂,黄家驹,在一次莫名其妙的(de)事故中走了,年龄定格在31岁。之后我(wo)们(men)这些听众,过了愤怒和嘶吼的(de)年龄,生活成了一场漫无目的(de)的(de)奋斗,Beyond?虽然其他(ta)几位成员还在坚持,但这个名字像我(wo)们(men)的(de)少年时光一样,成了回忆。黄家驹在世时,Beyond乐队(dui)绝没有现在的(de)风光。他(ta)们(men)是(shi)一支为理想而聚在一起的(de)组合,但在高度商业化的(de)社会,理想也要埋单的(de)。多年以后,内地任何一家卡拉OK里都有人(ren)声嘶力竭地用标准或不标准的(de)粤语唱着“原谅我(wo)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”,或是(shi)“是(shi)缘是(shi)爱是(shi)童真,还是(shi)意外”,要不就是(shi)“今天只有残留的(de)躯壳,迎接光辉岁月”……而这一切的(de)风光,黄家驹看不到了。他(ta)走了,在内地疯狂的(de)拥戴可以被转化为现金之前。
Beyond成了一个符号,一个大众的(de)、可以被普遍接受的(de)“自由”的(de)象征物。如果黄家驹今天还健在,他(ta)会活成什么样呢?在电商平台带货?在内地的(de)综艺节目里唱着甜甜的(de)情歌?或者根本就活成了一个不存在的(de)名字?生活没有假设(she),只有现实。现实就是(shi)他(ta)寂寞地走了,留下一个背影和一串“壮志未酬”的(de)慨叹,还有几句人(ren)尽皆知的(de)歌词。而作为一支摇滚乐队(dui)的(de)彷徨挣扎愤怒纠结,已经不再有人(ren)提起。当人(ren)们(men)在卡拉OK里发泄般地高唱“背弃了理想,谁人(ren)都可以”的(de)时候,或许大家都忘了(或许从未知道)黄家驹曾经说过这样的(de)话:我(wo)唱歌的(de)时候不要跟着唱,我(wo)又不是(shi)卡拉OK伴唱机(大意如此)。
六十岁对(dui)中国人(ren)来说,是(shi)个很重要的(de)节点。有人(ren)期待,有人(ren)恐惧,但终于要接受。有些人(ren)期待着六十岁可以自由了,另一些人(ren)不在乎这些,他(ta)们(men)担心时间(shijian)点一到,权力和伴随着权力的(de)“人(ren)脉”怎么办。或者换个角度来看,黄家驹又是(shi)幸运的(de)。他(ta)不用考虑这些问题,不管他(ta)情不情愿,当年拥戴他(ta)的(de)人(ren)塑造了一个歌迷心中的(de)“黄家驹”,歌迷们(men)老去,黄家驹不老。他(ta)不用再敷衍那些无聊的(de)人(ren)与事,他(ta)不用在电商平台带货,他(ta)看不到有人(ren)把他(ta)的(de)作品改编成各种甜甜的(de)版本,还要向他(ta)致敬。他(ta)更不会面对(dui)刚想说点什么,就有人(ren)打招呼“明日富贵与闭翳,也要靠你(ni)俾下面”……他(ta)的(de)生命定格在31岁,至于他(ta)的(de)音乐,流行的(de)自然在流行着,寂寞的(de)依然寂寞着。

原标题:《如果黄家驹还健在……》
阅读原文
评论造假"种草经济"有坑 小红书真人(ren)试用可能都是(shi)托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316人(ren)留言! 共有:2316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