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百余套“创意书”亮相青岛 传达青年情怀

原标题:“钢刀”是(shi)怎样炼成的(de)

“钢刀连”战旗,成为武警云南总队(dui)某支队(dui)机动一中队(dui)官兵心中永不熄灭的(de)一团火。胡程 摄

“钢刀连”官兵训练场上热火朝天。王文涛 摄

雨林深处,“钢刀连”官兵砥砺实战本领。王文涛 摄

乡间红土路上,巡逻车颠簸前行。新排长许杰龙坐在车里,紧攥扶手。

看到散落的(de)红土被垒成平台,低矮的(de)帐篷有序排列,许杰龙知道,目的(de)地到了。

来到武警云南总队(dui)某支队(dui)机动一中队(dui)之前,许杰龙早闻其名——这是(shi)一个多年荣获“标兵单位”的(de)连队(dui),是(shi)武警尖兵的(de)孵化基地。

这支诞生于抗日烽火的(de)英雄连队(dui),有着“钢刀连”的(de)美誉。它(ta)就像一把穿越历史烟尘的(de)锋利“钢刀”,至今仍熠熠生辉。

这把“钢刀”的(de)锋芒,令许杰龙心驰神往。

他(ta)无数次在心中勾勒过“钢刀连”的(de)样子。然而,当自己来到这里、真正成为其中一员,他(ta)发现,一切和想象中的(de)一样,一切又和期待的(de)大不相同。

随后的(de)日子,“钢刀连”用自己的(de)方式锻造着许杰龙。这名年轻军人(ren),也在这个反复磨砺的(de)过程中,完成了自我(wo)成长,探寻到了心中那个渴求已久的(de)答案——这把“钢刀”是(shi)怎样炼成的(de)。

熔炉

每一把钢刀,都要在熔炉中反复锻打

刚下连,许杰龙发现,战友们(men)体能训练服颜色不太一样,有的(de)深一些,有的(de)浅一些。他(ta)把这个疑问埋在了心里。

第一个月,换上列兵军衔的(de)许杰龙几乎“是(shi)在奔跑中度过的(de)”。

第一次出早操,许杰龙跑了5公里武装越野最后一名。

早操结束,许杰龙看到班长好(hao)像叹了口气,教导员张东明那张黑脸似乎更黑了。

“练吧。”张东明对(dui)许杰龙说,“‘钢刀连’没有跑在兵后面的(de)干部。”

“那种永远追不上倒数第二名的(de)感觉,特别折磨人(ren)。”许杰龙暗下决心:“只要我(wo)还能站起来,就必须狠狠练!”

从此,两根细背包绳成了许杰龙亲密的(de)伙伴。许杰龙把它(ta)们(men)拴在腰上,绳子的(de)两端分别由一名战友牵着。

附近村民都注意到了这奇特的(de)场景:每天清晨,穿越村庄的(de)“迷彩风暴”末端,多了一个踉踉跄跄的(de)小胖子。他(ta)被2个人(ren)牵着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汗如雨下。

奔跑,不停地奔跑。

烈日炙烤着许杰龙的(de)身躯。他(ta)感觉自己置身于熔炉之中,“在炽热的(de)温度下,不断达到极限,又突破极限”。

奔跑在红土地上,许杰龙忍不住想起荣誉室墙上“钢刀连”的(de)老地图——那是(shi)这个连队(dui)官兵曾经奔跑过的(de)足迹。

自黄土地上起步,前辈们(men)用一双双踩着草鞋的(de)铁脚板,征战过祖国的(de)大江南北。

许杰龙曾在心里细细品味过连队(dui)的(de)战斗历程——

这把“钢刀”参加过百团大战,它(ta)以坚不可摧的(de)气势,直插敌人(ren)心腹。

这把“钢刀”曾在淮海战役中浴血搏杀,和千千万万战友们(men)一起赢得了胜利。

这把“钢刀”经历过东南沿海狂风暴雨的(de)洗礼,也在高原风雪过后愈加坚韧。

每当快坚持不住时,许杰龙总会用前辈的(de)经历鼓励自己:当年那么艰难,他(ta)们(men)都坚持了下来,如今这点苦算什么!

有天晚上,大队(dui)长赵涛看见许杰龙跑得脸色煞白,有些不忍心,劝他(ta)别跑了。许杰龙说不出话来,只是(shi)比画了个手势。带他(ta)跑的(de)战友高声回应:“排长说,还有两圈,他(ta)还可以!”

两圈跑完,许杰龙吐了。这几乎是(shi)他(ta)每天训练完的(de)常态。

一直被别人(ren)带着跑,刚开始许杰龙还有点不好(hao)意思。老班长们(men)告诉他(ta),他(ta)们(men)当初也是(shi)这样被别人(ren)带起来的(de)。

老兵带新兵,新兵成了老兵,继续带新兵。这是(shi)“钢刀连”的(de)接力。

下连第25天,许杰龙参与了一场民主投票。

在平时吃饭的(de)那顶帐篷里,许杰龙接受了全中队(dui)官兵的(de)考量。所有战友投了赞同票,同意他(ta)从列兵升任班长。

那一刻,许杰龙感觉自己终于成了“钢刀连”的(de)一员。

无论是(shi)中队(dui)长、指导员,还是(shi)文书或卫生员,每一名刚到“钢刀连”的(de)官兵,必定会经历这样的(de)过程。

这个过程痛苦、焦灼,就像把一块未经锻打的(de)钢材,投入熔炉之中。只要钢材足够坚韧,千锤百炼后,必能打造出一把锋利之刃。

刚到“钢刀连”时,士兵钟盛国为了赶上“大部队(dui)”,颇费了一番功夫。他(ta)沙背心、沙绑腿从不离身,专门找身材高大的(de)战友练习擒拿格斗,经常摔得鼻青脸肿;挂水壶、吊砖头,他(ta)的(de)肘部一次又一次磨破,双腿经常蹲得失去知觉,只为提高射击技能……

后来,钟盛国成了训练尖子,多次代表单位参加比武。

在“钢刀连”,每一个努力的(de)人(ren)都不孤独。

来到“钢刀连”一年多,一班班长杨虎林养成了一个习惯:熄灯号后加练。

第一次和新战友们(men)睡在一个帐篷里,熄灯号响,杨虎林正准备休息,却发现战友们(men)都开始忙乎了,腹部力量弱的(de)练腹部,上肢力量弱的(de)练上肢。

听着战友们(men)锻炼时沉重的(de)呼吸声,杨虎林久久难以入眠。

第二天晚上,杨虎林也加入到熄灯后的(de)练兵中。“就像被吸入尾流,个人(ren)会不自觉地跟着走。”杨虎林说。

尽管现在训练成绩已处在前列,杨虎林还是(shi)不满足。他(ta)感觉,自己这把“钢刀”,还需要继续锻造。

钢刀在熔炉中锻打,是(shi)一个持续且未知的(de)过程。置身熔炉中,他(ta)们(men)只有一个选择:不断给自己注入能量。

有一天,许杰龙突然发现,他(ta)的(de)体能训练服颜色也变浅了,那是(shi)阳光与汗水烙下的(de)独特印记。

这把“新刀”正逐渐显露锋芒。

淬火

这是(shi)最艰难的(de)时刻,我(wo)们(men)只能以最顽强的(de)精神挺过

山间小道上,一群迷彩身影飞快掠过。跑在最前头的(de),是(shi)七班副班长赵安元。

不到一公里,赵安元听到身后传来沉闷的(de)脚步声。一下一下,速度不快,却保持着合适的(de)频(pin)率。他(ta)回头一看,是(shi)刚刚休假回来的(de)中队(dui)长王学海。

“中队(dui)长休息了30多天,我(wo)还跑不赢他(ta)?”赵安元不服气。

他(ta)开始发力。可无论怎么提速,后面的(de)脚步声总是(shi)如影随形。

这脚步声,仿佛考核时班长手里的(de)“夺命追魂表”。秒针“嘀嗒嘀嗒”,敲打在赵安元的(de)心坎里,不断催促着他(ta)快一点、再快一点。

赵安元脚下的(de)频(pin)率开始乱了。他(ta)眼睁睁地看着王学海从自己身边越过,直到终点都没能再赶上。

“从那时起,我(wo)彻底服了。”赵安元说。

在“钢刀连”官兵眼里,中队(dui)长王学海堪称标杆。无论哪个课目,他(ta)都可以轻轻松松达到“优秀”。

“我(wo)是(shi)中队(dui)长,我(wo)必须做到最好(hao)。”王学海从来不敢松懈。

王学海的(de)2018年,过得极为难熬。用他(ta)的(de)话说,“就好(hao)像一把烧得通红的(de)钢刀,猛然被放进冷水里”。

当时的(de)艰难,只有经历过这场改革大考的(de)战友才会懂得。

2017年年底,“钢刀连”接到命令,调整组建(jian)机动一中队(dui)。

不久后,王学海接任指导员。

那是(shi)王学海从未经历的(de)窘迫时刻:朝夕相处的(de)战友们(men),不少都分到了新的(de)连队(dui)。创造400米障碍纪录的(de)训练尖兵钟盛国分走了,人(ren)人(ren)敬佩的(de)老班长魏承建(jian)分走了……原本人(ren)才济济的(de)“钢刀连”,当时只剩下2名骨干。

56年前,中队(dui)也曾经历过一次无比艰难的(de)挑战。

1964年,中队(dui)组织武装泅渡金沙江。条件恶劣、经验缺乏,面对(dui)湍急奔涌的(de)河水,中队(dui)官兵凭着一往无前的(de)勇气和精湛的(de)技术,利用就便器材,胜利泅渡金沙江,无一人(ren)掉队(dui)。

最艰难的(de)时刻,也是(shi)高光时刻。当年那一幕幕,以老照片的(de)形式,永远留在了荣誉室里。

如今,横在王学海面前的(de),岂不又是(shi)一条“金沙江”?

“我(wo)们(men)必须从头再来。”王学海带着大家从识图用图学起。他(ta)翻出教材,先把干部们(men)教会了,再去教士兵。那段日子,大家每天学到凌晨两三点。

赵安元加入中队(dui)时,“钢刀连”已经步入正轨。他(ta)经历过最艰难的(de)时刻,莫过于选晋士官。

赵安元从来不怕训练苦,可他(ta)还是(shi)忍不住对(dui)那次考核有些发怵。

通过统一选拔后,大队(dui)以最严苛的(de)标准组织了第二次考核。想过关,少不了要脱一层皮。

赵安元是(shi)中队(dui)年龄最小的(de)副班长,偶尔也会沾沾自喜。别人(ren)问起他(ta)想不想当班长,他(ta)说“现在还差得远呢”。

老班长李世军,是(shi)赵安元的(de)“对(dui)标”对(dui)象,也是(shi)他(ta)最敬佩的(de)人(ren)。李世军,是(shi)改革中撑起“钢刀连”的(de)支柱之一。带兵细致、训练拔尖,赵安元从来没有想过,一个班长能这么厉害!

中队(dui)长王学海觉得,队(dui)里的(de)年轻人(ren)必须要经过一次次艰难的(de)考验,才能真正成为一把“钢刀”。

2018年年底,中队(dui)被评为武警云南总队(dui)“基层建(jian)设(she)标兵中队(dui)”。王学海说,这一年他(ta)们(men)的(de)关键词是(shi)“必胜信念”:“只要以破釜沉舟的(de)勇气去拼搏,我(wo)们(men)一定可以获得成功。”

到了2019年,中队(dui)重新恢复到“全盛状态”。这一年的(de)关键词被大家定为“韧劲十足”:“在任何困难面前,我(wo)们(men)不会退缩,永远向前。”

也是(shi)这一年,中队(dui)取得了转隶以来的(de)最高荣誉——他(ta)们(men)被武警部队(dui)评为“基层建(jian)设(she)标兵中队(dui)”,荣立集体一等功。

站在颁奖台前,抱着荣誉牌匾,王学海平时一直紧蹙的(de)眉头,难得松弛开来。这大概算得上是(shi)“钢刀连”的(de)又一巅峰时刻。为此,他(ta)兴奋了很久。

“钢刀连”下一步该往何处去?在很长一段时间(shijian)内,王学海有些迷茫。

已经获得的(de)荣誉,就像是(shi)金沙江岸边的(de)暗流。看上去胜利就在眼前,只要一个不慎,就会被暗流卷下去。如果中队(dui)沉迷于已经获得的(de)荣誉,结局很可能是(shi) “竹篮打水一场空”。

2020年还没结束,王学海已经总结出了今年的(de)关键词:“越战越勇”。他(ta)坚信,无论未来还有多少困难,“钢刀连”总能跨过一道又一道坎。

磨砺

不断打磨,永远保持“开刃”状态

每一把“钢刀”,都需要不断淬火锻造,才能永不卷刃。

盛夏,一场雨后,太阳炙烤着红土地,湿热的(de)空气蒸腾而起,闷得人(ren)喘不过气。

杨虎林藏在及腰深的(de)水潭里,全身绑满芦苇,在芦苇丛中完美“隐身”。这里是(shi)他(ta)反复侦察过的(de)“风水宝地”。

突然,一阵战靴摩擦草地的(de)声音传入耳中。不远处,一队(dui)“敌人(ren)”快要搜寻到水潭。杨虎林淡定地隐蔽在那儿,一动不动,眼睁睁看着“战靴”在附近扫过一遍又一遍,最近时离自己只有几米。

20分钟后,一声哨响结束了这场“捕歼战斗”。

演练从早上8点开始,持续了将近12个小时。参与演练的(de)是(shi)“钢刀连”3个排的(de)尖刀班,班长们(men)都是(shi)征战多年的(de)老兵。唯一不同的(de)是(shi),一班班长杨虎林在中队(dui)算是(shi)一个“新人(ren)”。去年,他(ta)刚刚从原单位调过来。

“捕歼战斗”中,三个班互为敌手,上演了一场丛林中的(de)“你(ni)追我(wo)逃”。

演练结果令中队(dui)长王学海大吃一惊——杨虎林带领的(de)一班大获全胜。他(ta)们(men)当红方,没多久就把藏在丛林中的(de)蓝方全部抓获;他(ta)们(men)当蓝方,一直藏到演练结束都没被发现。

在3个班长中,杨虎林平日里并不是(shi)最出色的(de)那个。除去16年的(de)军龄和日复一日的(de)刻苦训练,他(ta)几乎没有让人(ren)印象深刻的(de)特点。

然而,这次“捕歼战斗”演练,杨虎林靠着长期在边境一线执行任务积累下的(de)捕歼经验,完胜对(dui)手。

分到中队(dui)后的(de)第一个国庆节,杨虎林和战友们(men)坐在屏幕前,一同收看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直播。

当战旗方队(dui)出现,战友们(men)都瞪大了眼睛。“看!我(wo)们(men)大队(dui)的(de)战旗出来了!”身边的(de)战友兴奋地喊。

直播镜头中,“扣林山战斗英雄营”战旗只露出一个角,便一闪而过。即便如此,帐篷里也一下子沸腾了。战友们(men)的(de)自豪和骄傲,杨虎林至今记在心里。

战旗背后的(de)故事,给了杨虎林很多思考。在西南边陲执行任务时,他(ta)积累了丰富的(de)山岳丛林地作战经验。能不能把经验迁移过来?于是(shi),在“捕歼战斗”演练中,一班脱颖而出。

换了新环境,杨虎林总感觉任务似乎不如以前饱满。中队(dui)有些老兵也有这样的(de)看法——

2012年执行边境缉毒任务,2014年赴香格里拉救火救灾,2016年参与海关执勤……中队(dui)老兵,哪一个不是(shi)身经百战?

2019年至今,中队(dui)一直在外驻训。官兵们(men)生活中,似乎只剩下日复一日的(de)训练。机动中队(dui)似乎“不动”了。

王学海把这段日子,看作是(shi) “磨砺”的(de)过程。大项任务不多,正好(hao)可以借此机会,通过艰苦训练,把刀锋打磨得更加锋利。

“烈日当空照,汗水如溪流;大风呼啸过,月夜彻难眠。”野营村恶劣的(de)环境,丝毫没有影响官兵们(men)的(de)训练热情。

即使一些老兵嘴里嚷嚷着“想出任务”,还是(shi)会以最认真的(de)态度,对(dui)待每一次训练。

两个废弃的(de)油漆桶在营地扔了很久,士兵们(men)拿过来,灌满水泥,插根钢管。水泥干后一脱模,就变成了自制杠铃。

士兵们(men)在自己水壶里加上糖和盐,做成补充体力的(de)自制饮品。喝着喝着,他(ta)们(men)竟喜欢上了这奇特的(de)味道。

去年1月,武警云南总队(dui)组织部队(dui)冬季野营拉练。按计划,中队(dui)赶到西山乡中心小学宿营。

傍晚时分,恰好(hao)是(shi)放学时刻。当中队(dui)官兵到达学校门口时,迎接他(ta)们(men)的(de),是(shi)一张张比花儿还要灿烂的(de)小脸。

孩子们(men)欢呼着,鼓着掌。人(ren)群中,不知道是(shi)谁喊了一句:“叔叔,你(ni)们(men)辛苦啦!”夕阳下,一张张纯真的(de)面庞,仿佛把一缕温暖的(de)光送进了官兵内心深处。那一瞬间,他(ta)们(men)长途跋涉的(de)疲惫一扫而空。

“我(wo)从来没见过那么灿烂的(de)笑脸。”许杰龙说,他(ta)终于找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(de)答案。

炼成一把“钢刀”,除了要经历锻造、淬火、打磨等必不可少的(de)工序,更重要的(de)是(shi)要有一颗随时准备亮剑的(de)心。

八一建(jian)军节,营区准备了盛大的(de)联欢晚会。野营村的(de)官兵,坐在露天广场上收看直播。谁知屁股还没坐热,部队(dui)就接到一条命令:出现特殊情况,随时待命。

瞬间,广场上只剩下一块孤零零的(de)电子显示屏。“钢刀连”的(de)官兵奔回帐篷,背起早已打好(hao)的(de)行囊,蓄势待发。

百余套“创意书”亮相青岛 传达青年情怀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895人(ren)留言! 共有:5895人(ren)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